潮州人的饮茶量

20150301-潮州人的饮茶量

潮人饮茶史话
堪称全国之最的饮茶量!

宋代的王安石在《议茶法》中曾说:“夫茶之为民用,等于米盐,不可一日以无。”(《临川集》卷70)北宋人李觏亦在《富国策第十》中说:“茶……君子小人靡不嗜也,富贵贫贱靡不用也。”(《盱江集》卷16)而从元代即已出现的民谚:“早晨起来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”,更是形象地说明了:茶,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。

但是古人的饮茶量有多少呢?历代文献中却很少记述。乾隆三十四年(1769年)《国朝宫史宫制》谓:
皇上每天用茶七十五包,皇后十包,皇子八包,妃嫔五包。

每包有多重,书中没说。即使是按潮汕人以前买茶论“泡”,每泡约25钱计算,皇家人的用茶量也真够大。不过上面讲的只是供应标准而已,绝非实际饮用量。

1996年,茶乡浙江德清县的茶业专家蔡泉宝到广东汕头市调查茶事后,曾在《农业考古:中国茶文化专号》上发表了《浓浓工夫茶,悠久潮汕情—汕头茶事掠影》—文,文谓:
据业内人士介绍,80万汕头市区人、年均户吃乌龙茶12公斤,以三口一家计算,人年吃茶叶8市斤多,这比英国人要多吃二成,为(中国)大陆人年均吃茶量的15倍多。所以,汕头人吃茶量和讲究冲泡质量,不仅是中国冠军,而且也属世界冠军。

是否属“世界冠军,尚有待更权威的统计数据来证实。但在潮汕地区“全民皆茶”却是个不争的事实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潮州金山南麓,有一面残存的石刻,上刻北宋大中祥符五年(1012年)“潮阳县主簿兼令尉(下阙)”书写的步和潮州知州王汉的《金城山诗》,在能辨认的残文中,竟有“茶灶香龛平”的诗句。茶灶,是烹茶煮水用的火炉。这一近千年前的石刻,是目前可看到的关于潮州茶事的最早记录。淳熙二年(1175年),朱熹曾为武夷茶灶石亲手书写“茶灶”二字,并题写了“仙翁遗石灶,宛在水中央。饮罢方舟去,茶烟袅细香”的诗句。但与潮州金山麓“茶灶香龛平”的石刻相较,已晚了163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20世纪70年代在潮州西山溪工地出土的明宣德七年(1432年)写本《刘希必金钗记》,其第七出中写刘希必上京赴考前对妻子的嘱咐:
双亲全靠贤妻朝夕奉侍,依时莫误茶汤甘旨,依时莫误茶汤甘旨。

而在第八出中,妻子的回答则是:
父母娘行早晚侍奉茶汤,愿得官人衣锦归还。

夫妻两人都把“侍奉茶汤,视为孝敬父母的大事以致在依依惜别之际,丈夫要一而再地交
代。值得注意的是,丈夫嘱咐时强调“依时”,妻子回答时则表明自己会“早晚侍奉茶汤”,可见早在五百多年前的明代中叶,即使是一般的士庶之家,早、晚用茶已成风气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潮汕人把茶当“茶米”,可以三日无肉不能一日无茶。
而且当地人喝的浓,茶叶消耗量巨大,远远高于内地其它地区。
2011年数据,凤凰镇茶园在产面积50000亩,年产茶叶5000000斤。
而潮汕地区国内人口2000万,海外人口1500万。
假设保守计算喝茶人口1000万,人均每年才250克,
这个数据表明凤凰镇的茶几乎不够本地人喝。
在这种客观条件下,外地人能够喝到真正好的凤凰单丛的几率应该是不高的。

整理自《潮州工夫茶》,《凤凰茶故事集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