物象心境丨工夫茶丨苏罐(紫砂器)的引入

11897093234_227073401c_b

 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”工夫茶的“工夫”,很大程度上要借助于那把苏罐。

苏罐,指宜兴出产的紫砂陶小茶壶,宜兴属江苏,故简称苏罐(一说是从苏州传来,故名)。

一直有一个疑问,工夫茶的茶组里都从来不缺宜兴紫砂壶,潮州与宜兴相隔数千里,为何还要舍近求远选用紫砂器物,余下文字将会有一个比较客观的解释。

紫砂陶器虽创始于宋代,但紫砂壶直到明代中期才开始盛行。

据中国硅酸盐学会编定的《中国陶瓷史》所载:1966年南京中华门外大定坊油坊桥发现明嘉靖十二年(1533年)司礼太监吴经墓,墓中出土紫砂提梁壶一件,质地近似缸胎而较细膩,壶胎上粘附有“缸坛釉泪”,说明该壶入窑烧制时没有另装匣钵,而是和那些较大件粗糙又须施釉的水缸类器皿同窑烧制。也就是说,那时的窑主和制壶艺人,对茶壶并没有“另眼看待”。

这一件到目前为止所见到的有绝对年代可考的嘉靖早期紫砂壶,其情况与明季周高起《阳羡宜兴古名)茗壶系》的记载正相符合。该书《正始》章说:
“李茂林,行四,名养心。制小圆式研在朴致中、允属名玩。自此以往,壶乃另作瓦囊(即匣钵)闭入陶穴。故前此名壶,不免沾缸坛釉泪。”

李茂林是制壶名家时大彬的同时人,烧壶加匣钵既然是由他首创,可见紫砂茶具之为人器重,是在万历朝以后的事。

据上书记载,宜兴壶创自当地金沙寺的一位和尚。后来,学使吴颐山书童供春(也作龚春)在侍奉主人读书之暇,偷偷地把老和尚的手艺学到手并加以改进,宜兴茶具从此遂逐步走向艺术化.其身价、地位也大大提高。供春之后,又出现了赵梁(良)、袁锡、时朋、李茂林四名家。时朋之子时大彬的技艺尤其高明,他擅制小壶,周高起称他:

“不务妍媚而朴雅坚栗,妙不可思。初自仿供春得手,喜作大壶。后游娄东,闻眉公与琅琊太原诸公品茶施茶之论,乃作小壶。几案有一具,生人闲远之思,前后诸名家并不能及。”

当万历之时,宜兴壶出现了百品竞新、名家辈出的繁荣局面。潮州人十分赏识的孟臣罐就是由惠孟臣所造的紫砂壶,而惠孟臣正是当时宜兴陶壶界璀璨群星中的一员。

宜兴名壶的价格在明末已十分昂贵,“一壶重不数两,价重一二十金”。据闻龙《茶片戋》所说,他的老友周文甫“家中有龚春壶,摩挲宝爱,不啻掌珠,用之既久,外类紫玉,内如碧云”,后来竟以此壶作殉葬品。

紫砂壶何时传入潮州?这是一个饶有兴味却又难于确指的问题。据乾隆四十九年立于苏州的《潮州会馆记》:“我潮州会馆,前代创于金陵,国初始建于苏郡北濠。”可见早在明代(可惜具体年代不详),潮人已在南京设立会馆。而会馆之设,则反映了潮属各邑与江苏之间频繁的经贸活动,由来已久。经贸活动必然会促进两地的文化交流因此,在茶文化领域中,领异标新的紫砂壶之传入潮州,应该说也早有畅通之渠道。

苏罐,是工夫茶具中最关键的角色,没有小紫砂茶壶,就不成其为工夫茶。万历年间,宜兴小茶壶方由时大彬创制问世,所以,潮州工夫茶之兴起,肯定不会在明代万历之前。

转载请注明。

 

原始图片出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