积累

物象心境丨工夫茶丨苏罐(紫砂器)的引入

11897093234_227073401c_b

 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”工夫茶的“工夫”,很大程度上要借助于那把苏罐。

苏罐,指宜兴出产的紫砂陶小茶壶,宜兴属江苏,故简称苏罐(一说是从苏州传来,故名)。

一直有一个疑问,工夫茶的茶组里都从来不缺宜兴紫砂壶,潮州与宜兴相隔数千里,为何还要舍近求远选用紫砂器物,余下文字将会有一个比较客观的解释。

Read More

物象心境丨乌龙茶的诞生

台湾 乌龙 治堂 DLX

末茶不宜冲工夫茶,而同为散条形茶的红茶和绿茶,亦与工夫茶无缘,这是工夫茶客的共识。换言之,只有乌龙茶才能冲出正宗地道的工夫茶。因此,考察乌龙茶的历史,将有助于寻找工夫茶的源头。

乌龙茶属半发酵茶,是介于不发酵茶(绿茶)与全发酵茶(红茶)之间的一类茶叶,因外观色泽青褐,也称“青茶”。

Read More

物象心境丨元明饮茶方式

陈洪绶《停琴品茗图》-900-1200

陈洪绶《停琴品茗图》,绢本设色。画的中间是两位雅士相对而坐,各捧茶盏。一人趺坐蕉叶上。左边湖石上茶炉炉火正红,上置汤壶,近旁置一茶壶。一人以石为凳,面前的石板上置古琴一张、书卷一摞。其右侧地上有一硕大的花瓶,瓶中插青青荷叶,洁白白莲。琴弦收罢,茗乳新沏,良朋知己,香茶间进,边饮茶边边谈古论今。如此幽雅的环境,把人物的隐逸情调和文人淡雅的品茶意境,渲染得很充分。画面清新简洁,线条勾勒笔笔精到,设色高古。就饮茶而论,画中表现了典型的晚明时期流行的瀹饮法。

Read More

潮州人的饮茶量

20150301-潮州人的饮茶量

潮人饮茶史话
堪称全国之最的饮茶量!

宋代的王安石在《议茶法》中曾说:“夫茶之为民用,等于米盐,不可一日以无。”(《临川集》卷70)北宋人李觏亦在《富国策第十》中说:“茶……君子小人靡不嗜也,富贵贫贱靡不用也。”(《盱江集》卷16)而从元代即已出现的民谚:“早晨起来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”,更是形象地说明了:茶,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。

但是古人的饮茶量有多少呢?历代文献中却很少记述。乾隆三十四年(1769年)《国朝宫史宫制》谓:
皇上每天用茶七十五包,皇后十包,皇子八包,妃嫔五包。

每包有多重,书中没说。即使是按潮汕人以前买茶论“泡”,每泡约25钱计算,皇家人的用茶量也真够大。不过上面讲的只是供应标准而已,绝非实际饮用量。

Read More

“工夫茶”这个名称的由来

20150228 清赏余录 整理茶席图片 01

“工夫茶”和“功夫茶”都能在文献中找到依据,当今之世,二名并存,亦是不争之事实。但问题是,同一事物而有两种名称,在实际应用时,难免会带来不少混乱与麻烦。

潮州方言中,“工”(gang,读如“刚”)与“功”(gong读如“攻”)读音截然不同,“功夫”与“工夫”的含义亦不一样。“功夫”指本领造诣与现代汉语相同,如唱功、扇子功。“工夫”则指精细,如言“某某人过工夫”,意思是某人为人处事十分精细、周到,这里的“工夫”就绝对不能用“功夫”代替,其道理就像“工笔画”不能说成“功笔画”一样。

Read More

从品茶习尚来讲,什么是工夫茶?

20150228 清赏余录 整理茶席图片 02

1979年版《辞源》谓:
【工夫茶】广东潮州地方品茶的一种风尚,其烹治方法本于唐陆羽《茶经》。细白泥炉,形如截筒,高尺二三。壶用宜兴瓷,杯小而盘如满月。烹时先将泉水贮铛,用细炭煎至初沸,投闽茶入壶内冲之,盖上壶盖,再遍浇其上,然后斟而细呷,气味芬芳清烈。(见清俞蛟《潮嘉风月记》)

把工夫茶定性为“广东潮州地方品茶的一种风尚”,甚为公允精当,而从其释义中,我们亦可以用一句简短的话对工夫茶的含义加以概括:

Read More

从茶叶品名来讲,什么是工夫茶?

20150228 清赏余录 整理茶席图片 03

作为茶叶品名的“工夫茶”

什么是工夫茶?
清代的蔡奭(字伯龙,生平事略未详)的《官话汇解便览》中对此有一条有趣的简释。该书是以浙江方言与官话一一对照的辞书,其上卷《饮食调和》中说:
○茶米,正—茶叶
○好茶,正—工夫茶
○幼茶,正—芽茶
词目之前加“○”符号的是方言,有“正”字的是官话。原来,工夫茶者,好茶之谓也。
(有意思的是“茶米”、“幼茶”的含义,竟与潮州方言颇一致)
显然,这里的“工夫茶”指的是好茶叶。
更明确的表述,是雍正年间崇安县令陆廷灿的《续茶经》中转引的《随见录》中的话:
“武夷茶在山上者为岩茶……其最佳者名曰工夫茶。”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