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岽山寻访凤凰单丛

20150414-1200-001

2015年4月8号,下午从深圳出发赶到饶平县新丰镇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,匆匆吃了一碗鹅肉面和鹅肉之后,便回茶行喝茶。

潮汕人泡茶经常一泡蜜兰香或水仙泡一天,直到叶片完全舒展开来,才会扔弃。

相对来说我们还泡不上十泡,便换新茶,自然不及他们更了解茶水变化的真谛。

用孟臣壶或枫溪朱泥壶泡茶的潮汕本地人已经越来越少,盖碗则方便直观许多,不仅可以方便的观察叶底的变化,而且闻香出汤也更易控制。

老茶人在泡单丛的时候,每泡出汤前都重新用沸水温杯一次,这一步骤在市场上其实都被简化省略在头一次了。

其实还是有必要保留的,毕竟保持高温的杯子更利于激发单丛茶的茶香(所有的青茶类都如此)。

喝完茶,一晚未睡,不仅是茶水刺激,更是在小镇旅店与蚊子搏斗了一晚!

 

第二天,上午又是一碗鹅肉面配鹅肉,真是油腻啊,他们还能这么瘦,不会真是喝茶喝出来的吧。

吃完后去逛了一个低海拔的茶村,这个季节低海拔的茶大多已经采摘完了,虽然天气时有小雨,但是依旧有茶农在晾晒茶叶(可能在赶时间),其实这批茶已经无法成为好茶了。

青茶类下属的几乎所有乌龙茶类在采摘时间上都遵循:午后为上、烈日不采、雨天不采、雾水不采。

根据茶水蒸散作用的特性,上午11点至下午3点左右的鲜叶,是一天中茶青含水量最低的时段,这种叶片才能容易制作成高级品。

【为什么水分含量高会影响品质?水分含量高的茶青,制作出的茶香气不高,且有青味。】

沿途的山路上都是茶树,所有的树冠都被整齐的用机器切割过,其实是为了来年发更多的芽,但还是觉得一刀切的模式太不科学。

下山后,跟随大茶商参与收茶过程,关于毛茶的生熟把握,此处无法细表,因为我也没有学会。

晚饭第一次尝试了野猪肉汤,真是异常的鲜美。

饭后,小伙伴们终于凑齐了,明日就可以上山更深入的了解。为了庆祝,大师特意给我们泡了今年的乃庆单株。

【芝兰香单丛之一。老丛树,因成茶长期被一 位名叫乃庆的茶商所购买,故名。“乃庆”属凤凰水仙“有性系”实生老丛, 是管理人文衍如的祖先种植的,树龄300多年。茶树位于海拔1060米的乌岽李仔坪村前的茶园里。】

照片链接:乃庆单株

怎么去描述它的味道呢,比较通俗的形容就是兰花煮水再加蜜糖。其实,大家要明白,大部分真正的顶级好茶是不苦的,入口甜,回甘更甜。

喝完茶,又是一晚未睡好,没有焙火的毛茶虽然非常的刺激,但是,我又遇上蚊子了,又搏斗了一晚!!!

【关于未焙火的毛茶的刺激性,请查考我公众号文章:只要起狗毛,茶就可以翻了  】

 

第三天,小雨依旧时断时续。

我们坐车上山了,沿途可见各大茶商已经开始在乌岽山上竖立了不少广告牌,实际上绝大多数做广告的茶商并无好的茶园支持。

当地政府也在考虑旅游业的发展,有了游客才有更好的广告效应,带客户上山也会显得比较有面子,茶是否好喝另当别论。

我们首先去了一个以做冰抽茶(抽湿茶)为主的村子,由于这款茶的成功,整个村子的出品都依靠这类工艺的茶为主。

三四年之前,一部分茶农赚足了钱,想来一点创新,于是借鉴了抽湿铁观音的工艺,将做青之后的茶叶放在真空装置中,零下四十摄氏度抽干水分,

再直接急冻的,称之为冰茶,冰茶需要急冻存储,不方便快递配送,回升到常温后保存的,称之为抽湿茶。

茶农很少会用高山茶做抽湿茶,因为茶农舍不得,首先高山茶做传统茶更好喝,再者抽湿茶缺少简化了单丛茶的工艺,不是正统。

中午,大家和黄柏梓老先生交流茶叶,然后一起吃了一顿饭,哇,吃到了鹿肉,棒棒哒。

iphone-20150415-1200-001

我们乐呵呵的围着他,签名合影,超有乐趣。

老先生是介绍凤凰单丛的第一人,发掘整理了几乎目前大部分的凤凰单丛品类的相关资料,它的著作则是了解单丛茶的好教材。

与另一位单丛大师黄瑞光相比,黄柏梓则像是文科生,整理发掘资料,不做茶。而黄瑞光则是理科生,深究制茶技术,非常有实力,朋友的单丛红茶也是他指导成功的。

由于黄柏梓不做茶,所以市场上打着他口号的商品,全是假的。

接着上山,随着海拔的增高,来到了800米的茶园,我们的中价茶部分便来自这里。

自然环境很好,不能施农药,稍后会看到大部分叶片全是虫眼。

iphone-20150415-1200-002

这个时刻,该茶园是已经采过头春了。我们稍作停留继续上山。

 

到达海拔1000多米的时候,我们拜访了制作主席茶的茶农柯先生,所谓主席茶是当年乌岽山三大制茶大师涂俊、文永集、柯世金,用海拔1300米的茶树制作了一批“棕蓑狭”,

并送给了伟人MAO。

三位大师其中的后代,各自占据话语权,并有自己的品牌,再各自说是自己前辈做了主席茶,这就不是我能考据的事情了。

棕蓑狭的口感,非常香爽,其实,我发现与乃庆单丛相比,顶级茶的差别真是太小了,完全是不相上下的。棕蓑狭茶底

 

接着往上走哟,来到了第一张图片所在的位置。

那是一棵宋种王,曾经产出过两百万一斤茶的神奇的茶树。宋种王采摘仪式

在它旁边也有一棵用栅栏围起来的古茶树(如下两图),这棵的价格从四年前的一斤毛茶3000,到4000,再到5000,突然一下跳到10000,

师傅便不再经营这棵茶树的茶了。

20150414-1200-002

20150414-1200-003

可以从图片看到这棵老枞的枝干全部被苔藓覆盖,非常的古朴苍劲。几百年的老枝上萌发的新芽,充满了生命力。

和茶人聊天,交流什么才是单丛的山韵?

我提到一个观点:香,分两种,一种是可以用鼻子闻的,一种是需要用舌头尝的。山韵是否就是口中尝出来的不同层次的香味呢?

师母笑答,其实,那只是一个方面,单丛的山韵更多就是丰富的矿物质味道。

而这种矿物质的多少与土壤有很大的关系,对于发酵类的茶而言,矿物质扮演辅助角色,参与各种形成品质的生物化学反应。

这也解释了,在那棵天价宋种旁边百米之外,其实还有一棵树形更大的宋种,但是那棵卖不出好价钱,因为那一片区域的土壤关系导致那里所有的茶树做的茶都不好喝。

 

接着再往上,来到一个非常有钱的茶农家里,其实乌岽山的茶农啊,都不缺钱。

师傅这几年已经很少收他家的茶了,因为品质好,价格太贵。在他家喝了一泡云雾香。非常好喝,并且是他做失败的产品,可见他拥有的茶树质量非常高。

他家的景观也非常的好,如下两图。

20150414-1200-008

20150414-1200-007

山雾缭绕,右下角还能看到有些茶农在摘茶。前文有说雨天不采茶,否则做不了好单丛。

可是,在下雨的时候,茶叶还是在不停的生长,如果错过了时机,叶片就长老了,损失更大。

解决的方法很简单,省略晒青、浪青、发酵的过程,将雨天采的茶制作成水仙!

这类茶,香气低,苦味稍重,回甘好,非常受老茶客的喜欢,别有滋味。考虑天气,我们觉得我们在山上也应该只能做一批水仙了。

 

稍作休息,我们下山,绕道另一个山头,找制作水仙的茶农。

途径制作锯剁仔的大师家里,品尝锯剁仔。

20150414-1200-009

20150414-1200-010

锯剁仔大名杏仁香,是凤凰单丛唯一的小叶片茶,与乌叶单丛(比如鸭屎香)相比,杏仁香的叶片只有乌叶的一半大,叶片边缘锯齿锋利,因此茶农叫它锯剁仔。

 

喝完茶,开了一段很难走的山路,来到茶农白弟家。他家的风景即使是阴雨天都很棒,来一张他自己拍的晴天的照片,拍摄地点在屋门口。

iphone-20150415-1200-011iphone-20150415-1200-003

 

屋内地面上,堆满了湿漉漉叶片,虽然大多被虫蛀,但是自然造就什么样的叶片就做什么样的茶,也是很棒的状态。

我们在想,是否晚上我们就一晚不睡把这批水仙做好呢?白弟老师,拿出一泡鸡笼刊,来,我们先喝茶,早上刚趁天气好一点晾晒了一点单株古树乌叶,你们就做它吧。

真是惊喜。不仅是喝到了鸡笼刊,而且也能完整地体验单丛工艺流程。

 

制作过程,见下一篇。